柳秋池

威风凛凛的西凉战神,金光闪闪的头盔.不愧是西凉的少主!


以江东之虎为首的江东双璧,向这个乱世发出的不肯服输的怒吼。

执着的觉得就像都督将赤壁的漫天大火献给天上孙策的证明。


宛城是一个永远的遗憾,让这样一个鲜衣怒马的少年殒命,

我们断不清楚那一战曹丕是否也在战场上死里逃生,

我只知道当我看到浑身是伤的曹昂将幼小的子桓护送上马,

用尽全身的力气拍了马背,看着曹丕的背影大喊“子桓,保护好父亲”的时候,潸然泪下。

也许他不是最出众的将领,也许他武艺也没有如吕布马超如此高强,

但是在黑暗到来的时候,他会使出浑身的力气,甚至付出生命为保你无恙,

那一刻的他好像浑身都发着光。...


「你就是这够悲剧的『女王』呢 」 

「我的女王大人——?」

 黑色的蛇缠绕在身體嬌小的少女裙摆处,睜開金色眸子瞇起了眼眸唇畔浮上一絲笑意,瞳孔中映出少女恐懼的神情與害怕得顫抖的身體。夢囈般念完轻浮讽刺的话语身旁聚集有蛇的男子嗤笑了幾聲,笑聲回檔詭異于空 。

「看樣子.又是一個.令人『滿意』的結局呢」

 伴隨著嗤笑聲骨節分明的右手覆蓋在自己病態的面孔,稍長細碎的黑髮掩蓋不住臉上扭曲病態的笑容,輕蔑的笑容伴隨著大弧度從嘴角上調。瞇了瞇金黃的黯淡眼眸,看到少女一次比一次痛苦的表情心中產生了愜意感,輕蔑的笑容弧度依旧,失控的笑声与黑暗斑驳缱绻瞳...

距离语c退圈的时间快到9个月了,有时候还是蛮留恋的。

很久不动笔写那些人物的心理行为了,我也懒得去揣摩他们的一举一动了。

实在是很对不起以前那些帮助过我的人,我竟然主动放弃了自己存活的证明,说实话的,我有时候真的很想就此消失,把我留下过的痕迹全部抹除。

但是我的生命毕竟不是我自己的,是我的父母给予我的,我也十分亏欠他们,不知道还能不能等到日后报恩。

感谢,十分谢谢,非常感谢以前包容我的人、帮助我的人、给我加油鼓劲的人。

夏雨怠缓地将安祥城市沉溺于湿润暗澹的灰色,没有世俗的玷污从天空降落的澄莹透明碱性物质打落在忙碌过往的行人追逐潮流特征的服饰上,阴云压抑得几乎要下沉吞噬整座蕃昌都邑。

但阴天雨季并没有覆盖自己想要赶快抵达目的地的殷切心情。

雨水沾湿栗色的发丝与一直缠绕于颈部的赤红色围巾.终于来到自己一直惦念的地方,小心翼翼地推开门深吸一口气心中的欣忭情感也随之显露。

打落在发丝上的露珠因屋内的光线折射出微弱的光芒,稍做整理地拍了拍身上澈透的露珠一如既往笨拙而又夹杂暖意的笑容崭露在面庞。

“大家..我回来了喔!”

平淡的话语中满是期待与释然。

   氤氳著夏日氣息的午後格外炎熱。
  伸太郎靜靜躺在遠離都市喧嘩的角落,嘲笑著自己的一切。
  『乾脆去死算了』
  這樣的想法閃過腦海,額前細碎的頭髮遮住瞳孔,仿佛也遮住了自己內心真正的『自己』。
  左手撐住身子站了起來,腦中似乎發來指示信號般,少年按照指示開始翻找起東西。
  「哈…」
  找到東西的成功喜悅感開始從面部體現出來。少年半瞇著眼眸,眸中夾雜著幾分厭倦與絕望。
  是剪刀。
  泛著冰冷的刀器氣溫從手...

柳秋池

© 柳秋池 | Powered by LOFTER